<i id='s0nqo'></i>

<ins id='s0nqo'></ins>
<i id='s0nqo'><div id='s0nqo'><ins id='s0nqo'></ins></div></i>

<dl id='s0nqo'></dl>

  1. <tr id='s0nqo'><strong id='s0nqo'></strong><small id='s0nqo'></small><button id='s0nqo'></button><li id='s0nqo'><noscript id='s0nqo'><big id='s0nqo'></big><dt id='s0nq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0nqo'><table id='s0nqo'><blockquote id='s0nqo'><tbody id='s0nq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0nqo'></u><kbd id='s0nqo'><kbd id='s0nqo'></kbd></kbd>
    <span id='s0nqo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s0nqo'><strong id='s0nq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s0nqo'><em id='s0nqo'></em><td id='s0nqo'><div id='s0nq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0nqo'><big id='s0nqo'><big id='s0nqo'></big><legend id='s0nq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0nqo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小貨郎的美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• 来源:年轻的小婊孑2_年轻的丈夫 电影_年轻老师2韩国手机在线

            鮁魚圈的月牙灣畔有個號房村,據說唐王東征時,在這裡設個司令部,以號為令,因此得名。
            號房村裡住著一個孤身漢,年過二十尚未成傢,他父親過世時,給他留下一擔挑貨郎專用物件,兩個一模一樣方方正正的箱子。這箱子四面彩紙糊的耀眼而美麗,上面的蓋鑲著玻璃,裡面裝滿瞭各種各樣的小百貨,從蓋上一看,盡收眼底,買貨的人要什麼,開蓋就取。一根扁擔,是挑著這兩個貨箱用的,還有一個撥浪鼓,走街串巷賣貨時,不用叫賣,隻要這撥浪鼓一搖,人們聽到聲音,便知道貨郎來瞭,要買東西的人便上街買貨。
            小貨郎很勤勞,每天起早貪黑挑著這貨箱,手拿撥浪鼓出去賣貨。有一天,他去熊嶽城百貨商行進貨時,看到繡花鞋專賣行生意紅火,他湊到櫃臺前看熱鬧,待那些買貨的人都走瞭,他湊到掌櫃面前打聽各種繡花鞋的價錢,掌櫃的看他是一個貨郎,就說:"這東西,你不能賣,你那兩個貨箱,擺那些小百貨,沒地方擺這個,我給你介紹一個地方,你去那裡賣做繡鞋的用品,保你掙錢。"小貨郎一聽,心想,這好啊,便懇切地說:"太好啦,那就勞你大駕,給我介紹一番,我要掙瞭錢,一定報答你。"那掌櫃慢條斯理地說:"我這滿櫃的繡花鞋都是那村辦來的,那個村子叫李屯村,村裡的姑娘媳婦心靈手巧,做出這鞋天下無比,凡是有姑娘媳婦傢都賣繡花鞋,你把你的貨箱裡帶上這做繡花鞋的鞋面鞋裡,各種繡花針和各種繡線,去那村裡賣,能不掙錢嗎?"小貨郎一聽,茅塞頓開。他謝過掌櫃,去鞋行挑選瞭很多上好的鞋裡鞋面,五彩線和繡花針等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小貨郎肩挑著新上的小百和鞋料,手裡拿著撥浪鼓,奔向熊嶽城北那個做繡花鞋的村子小李屯。這村南有條小河,河水不多,河面也不算寬,過河的人在河面上放瞭六、七塊較平整的石頭,進城下鄉的人都從這石頭上經過,從水裡趟著過去,順著河往下遊再走五丈遠,河面略窄一些,有一座用一塊長兩米多,寬近一米的灰色石頭搭的橋,平時因這橋離村遠些,村民們不走,到瞭伏天下雨時,山水下來,小河漲水瞭,人們繞著遠從這橋上過。
            聽說,張果老倒騎著驢,經常從這小橋上走過,人們管它叫張果老橋,這橋上至今還留著一串驢蹄印。
            小貨郎挑著擔子,沒法去踩著石頭過河,他繞遠從張果老橋上過河,下瞭橋,他覺得有點累,在河邊找到一塊大石頭,坐下來休息。
            小貨郎第一次進這村賣貨,因賣些做繡花鞋用的東西,姑娘媳婦一群群一夥夥圍著這貨箱子轉,小貨郎的生意火瞭,連午飯也沒顧上吃,到瞭日落時,兩箱子貨所剩無幾,他揣瞭一腰包錢,挑著貨箱,經過張果老橋回傢。?
            從那以後,他隔一天去熊嶽城進貨,隔一天又到李屯村賣貨,凡趕個下雨壞天,或者小貨郎頭疼腦熱,不能按時來到村裡,姑娘媳婦們都站在村口望那張果老橋,盼著小貨郎來,日久天長,小貨郎成瞭李屯村不可缺少的一個成員。
            李屯村裡有一戶姓李的人傢,兄嫂兩個領著一個妹妹過日子,姑嫂倆相處得如同親生姐妹。小姑子心靈手巧,描龍畫鳳、描花繡朵,樣樣是把好手,因手藝好,全村子人都喜歡她,尤其是那些做繡鞋的姑娘媳婦們,把畫出的樣子,不論是牡丹還是蓮花,繡到鞋上,跟真的一樣,就是好看。她自己繡出的鞋,樣子自己畫的不用說瞭,配出的顏色總比別人勝過一籌。熊嶽城裡的繡鞋行老板,三天一回兩天一趟,把她繡的鞋全部買走,村裡人都叫她巧妹子。
            小貨郎去李屯村賣貨,跟巧妹子接觸的最多,一來二去,兩人相處得很好,巧妹子無論需要什麼樣的鞋面、鞋裡、五彩線……小貨郎都牢記心中,他不怕辛苦,到熊嶽的商行裡挨傢去找,巧妹子看不好的東西,小貨郎一律回收,所以李屯村最離不開小貨郎的人是巧妹子。
            年復一年,兩個人這樣相處著。一日,小貨郎興高采烈帶來瞭巧妹子需要的鞋面,這貨是江蘇貨,人都知道蘇杭出美女,也出好絲綢,巧妹子把小貨郎帶來的這些好貨一起包下來,一時手中錢不足,小貨郎二話沒說,把她喜歡的貨一起卸下來,說:"你用吧,什麼時候有錢再給,不給也行,就送給你吧。"一席話說得巧妹子面紅耳赤,收好瞭貨,回到傢裡,嫂子見此情形,心裡明白瞭,她不顧巧妹子表面上的反對,非留小貨郎在傢吃飯不可,小貨郎巴不得的事終於實現瞭,他不反對,坐到李傢吃起飯來。就在吃飯之時,嫂子又故意說鄰居大媽有病,她必須去看看,扔下巧妹子和小貨郎兩人在傢,兩個人說著嘮著,嫂子也不回來,等嫂子回來時,小貨郎放下碗筷,挑起貨郎箱子走出瞭大門。
            天黑時,嫂子看丈夫出門辦事沒有回來,告訴巧妹子把門關好,巧妹子走到大門口,左右一看,發現小貨郎沒走,孤單單一個人坐在門前那棵大樹後面。巧妹子靈機一動走過去說:"天黑瞭,你到我傢院內柴欄裡住一宿吧,不要叫嫂子看見,等到天亮,你再走吧。"小貨郎心想,真巧,自己候在這裡不走,就是想在她傢住一宿。他挑起貨箱,急急忙忙地躲進柴欄子裡。
            半夜時分,巧妹子沒有入睡,她挑燈繡鞋,一直惦記著小貨郎,揀起一床被子,悄悄地去那柴欄子,小貨郎也沒有睡,兩眼一直盯著巧妹子在燈光下,映到窗紙上的影子,他見巧妹子抱著東西來瞭,不由分說,一把摟過來,兩人親熱瞭半宿,沒等天亮,小貨郎挑著貨箱離開瞭這柴欄子。